您现在的位置:凯发娱乐赌场在线网站 >> 教育科研>> 教师文廊>> 正文内容

哦,苞谷浆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5年11月23日 点击数: 字体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妈妈,太阳落山了

您已经从地里回家了吗?

苞谷都长出红须须儿吗?

小时候跟着您去干活

我们在苞谷地里嬉笑打闹

您笑着说,别闹别闹!

招呼把苞谷杆撇断了

过几天收不了嫩苞谷

磨不了苞谷浆

你们就吃不到浆粑粑了!

 

我们揪着苞谷须须

不停追着妈妈问:

妈妈,明天有浆粑粑吃吗?

您总是摸摸一个个嫩包谷

再摸摸一个个小脑瓜说:

就要好了,就要好了

等苞谷须须变成麻麻色儿

咱们就可以磨浆做粑粑了

酸酸的口水浸湿我们每天的小枕头!

 

金黄的稻田阵阵送香时

我们便最盼望下一场大雨了

被雨困在家的妈妈依然不闲着,缝缝这补补那

我们围在您身旁

吵着闹着要吃浆粑粑

您放下手里的针线活儿,搓搓手说:

好啊,我们掰包谷去吧!

我们欢喜地跟着您冲进了雨雾

 

撕壳,扭米,磨浆

我们兄妹都高兴地掺和

最喜欢随您推磨了

个矮的我,双手拼命够上扶手

随您身子一前一后的前俯后仰

我步伐混乱地踉踉跄跄

我仍记得:

妈妈,您一边推磨一边低头看我时的幸福模样!

 

那黄黄的浆液从磨底流出

我们兄妹几个便巴望着灶台

看妈妈在厨房中:

生火,和浆,抹油,摊粑

我们一声不吭地

您走到哪儿我们跟到哪儿

生怕一不留神

错过了吃浆粑粑的时候!

 

当妈妈将粑粑在锅中翻过面后

锅盖缝中又冒出阵阵香气的时候

我们终于忍耐不住,砸吧着嘴巴说:

妈妈,不会烤糊了吧?

妈妈总会拿筷子再一个个将粑粑翻个面

挑选一个最焦黄的

拿锅铲一切,看看没有白心

再拿锅铲一切

还没等妈妈发话

我们便在疯抢中抓着粑粑跑开了!

 

妈妈总喜欢留一部分浆液放上几天

等它发酵做成酸疙瘩浆

那酸中带着甜,甜中透着酸的酸疙瘩浆啊

一如初恋般纯正,恒久,今生难忘!

 

妈妈!

今年回家,我要搀着您

就像小时候您牵着我们一样:

到田间地头走走

嗅着那花香,哼着您教的童谣

我们还要一起来做苞谷浆

哦,那酸酸的,纯正清香的

——故乡的苞谷浆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